-+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486)
『第342.. (196)
『第341.. (152)
『第341.. (125)
『第340.. (138)
『第340.. (141)
『第339.. (113)
『第339.. (115)
『第338.. (147)
『第337.. (95)
『第336.. (112)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527)
『第9期.. (10097)
『第102.. (8369)
『第16期.. (7670)
『第31期.. (7474)
『第10期.. (6624)
『第11期.. (6452)
『第11期.. (6367)
『第8期.. (6317)
『第9期.. (6099)
『第32期.. (6081)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41期』行走的风景
发表时间:2017-05-01 07:40:24 浏览人数:152 发布者:xcb
                                                                             易琳
    参加学校的教工篮球赛,最后的女子冠亚军决赛打嗨了,竟然把自己的左手食指打成了骨折。我拖着那只肿胀的骨折手指在附院做了一个假手固定,样子很滑稽。医生说,这是一只带有记忆功能的假手,遇60度水温会变形,然后逐渐变冷再还原成我手的模样。于是我带着这只假手在大街小巷里行走,肩膀有些僵硬,连面部表情都很不自然。
    同志们说,你这是工伤啊,休息吧。可是快到年底了,到处是忙碌的身影,大家都忙得只有点头之交的时间。我跟领导说,算了,我就上个自由班也不休息了。可是一只手实在是很不方便啊,即便是带着假手坐公交也总是把握不住,有点跌跌撞撞的样子。
    家门口的91路公交像跟我有仇似的,每次去坐,不是半路错过就是不断地晚点,弄得我站在灰尘扑面的公交站台愤懑不已。最后我索性不再赶时间去坐车了,迈开大步走吧。大家都在微信朋友圈里不断互赞行走的步伐,一个每天能走上一两万步的人总是能占据不少人的封面,彼时又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吧。
    我带着那只僵硬的假手开始行走的时间,是每天天光大亮的清晨,这段园林路的尾声鲜有人路过,除了呼啸的汽车就只有我一个人,有时还带着一个沉重的饭盒。原先我并不知道草皮是怎样种植的,一直以为撒上草籽它们就可以各自生长开去,直至看到园林工人拿着切割整齐的草皮,一块块地拼接上去,一个碧绿整齐的草坪就诞生了。他们愉快地劳作着,有一个老工人还在那里哼歌。我不知道这些穿着陈旧的工人的快乐从何而来,但我一路被他们感染着,觉得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一个人的行走,一路有柴可夫斯基的六月船歌相伴。“一个幽静的湖泊,岸边是茂密的白桦林,深秋的白桦林色彩斑斓,秋风轻轻掠过,白桦林飒飒作响……我们的小船静静地划动,桨声轻柔,水波荡漾,林中的夜莺在婉转歌唱......此时,你的心里没有悲伤,也没有欢乐,只有一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惆怅......你的眼眶里贮满了泪水,但它不会滚落下来。”一个朋友如是评价这首钢琴曲,但此时此刻它是如此的和缓而柔美,像河岸边静静伫立的野杜鹃和光影里节节拔高的草叶,它们静默着从我的视线里缓缓流过。远处啬园的枫叶和柳树一个通红一个灰绿,像一对热恋的男女交织在风光里。音乐沉郁着响起,逐渐步入轻快,音阶一步步抬高之后进入昂扬圆润的滑音部分,一切又倏然归于沉静。世界是如此安详,万物如同消融一般的阒寂无声,肉身沉重的疼痛跟随音乐一起消散了。
    也只有行走才能看到如此开阔曼妙的景象,呼吸着隆冬并不寒冷的北风,在阳光里迅疾地走着,看着它们洒满树梢那一刻的美好,世间万事万物都被融进了这音乐、这场景。
    一只快活的小泰迪从花坛里突然窜出、来到我的脚边,嗅一嗅我的味道,到我的腿边摇着短短的尾巴以示友好。我摸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它用一双清纯的眼睛看着我,像是多年的朋友一般。我走了,它就停在那条健身步道上一直望着我,直到它的主人把它唤走。
    这条原来属于狼山范畴的街道,现在已经非常热闹了。路的东侧拔起了好多栋住宅高层,有一些不及运走的泥土就堆积在那里,慢慢变成了一座绵延的小丘。勤劳的拆迁户们在小丘上长满了蔬菜,远远望去绿油油很是肥硕。一个中年模样的女人骑着电瓶车去给她的蔬菜浇水,我无由地想起中国的父母们在哈佛校园空地里种植蔬菜的事情,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勤劳而事耕耘的民族啊,到哪里都能把荒地变成耕田。当年在余东挂职时,农民最仇恨的就是外包户荒地,他们在田埂地头长满各式蔬菜,卖得很轻贱,但决不允许别人轻易浪费掉一块土地。一开始我觉得他们是小农意识作祟,三年的接触,才逐渐体会到土地对于农民就像血液一样粘稠、珍贵;没有了土地,他们的根就不复存在了。
    我在这些土地上健步行走着,看着周边的农人住进了高楼,而内心还是深植在这块土壤,突然有种很莫名的伤感。他们都在这些高楼里逐渐老去,回望的也只有这片简易的小山丘了,其实连小丘都算不上,不知哪一天就会被夷为平地,他们用什么去纪祷自己的从前呢?南通人有句老话,叫做老了要踏踏土。说的是人老了要更多的和土壤接触,也许是接地气才能安心的意思吧。
    伴随着时间的迁移,我的步履也开始变得缓慢和沉重,也开始要向半百行进了,但我觉得自己的内心还交织着一些年轻的气质,我始终相信人生的每一次深长呼吸依旧需要我们努力站定,和这片土地亲密相依;我们仰望,才能拨开种种迷雾。你不去行走,也就错过了真实的况味,时间的风景每一天都不尽相同。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