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230)
『第342.. (92)
『第341.. (69)
『第341.. (57)
『第340.. (65)
『第340.. (60)
『第339.. (66)
『第339.. (58)
『第338.. (112)
『第337.. (48)
『第336.. (81)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457)
『第9期.. (10039)
『第102.. (8310)
『第16期.. (7607)
『第31期.. (7421)
『第10期.. (6572)
『第11期.. (6357)
『第11期.. (6315)
『第8期.. (6260)
『第9期.. (6042)
『第32期.. (6028)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9期』最是难忘故乡情
发表时间:2017-05-01 06:33:27 浏览人数:66 发布者:xcb
                                                                     蒋辉明
    新春伊始,再一次来到唐闸,不为别的,就是又想它了。
    唐闸是我的故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在那里,我度过了从童年一直到下乡插队落户前的二十来年时光。从县里调回南通后,工作虽在“城里”(唐闸人习惯这样称市区),但仍在唐闸住过一段时间,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在那里出生的。对于唐闸,我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节。
    每次回唐闸,习惯第一站总是选择到公园。现时的唐闸公园,比当年要大了一倍多。即使在冬季,依然是葱绿一片,满含生机。不禁想起夏日来时,湖中接天莲叶,映日荷花,观之令人心旷神怡。待到秋意渐浓,菊花盛开,争奇斗艳,一年一度的菊花展览总能吸引无数游客前来观赏。在园内漫步,在湖边小憩,让心境宁静,思绪时不时会回到从前。当年读书时,常常会邀三五十个伙伴到公园嬉戏,在园内追逐,在草地踢球。如今看到小孩在父母的带领下尽情玩耍,总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
    走出公园西门,百多米外就到了我的母校——南通市二中。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南通市第二中学教育集团总校所在地。多年前改建的校门甚是气派。记得前几年带孙女来时,还特地同她在门前合影留念,并自豪地告诉她:这是爷爷曾经读书的地方!
    二中斜对面,是唐闸工人文化宫。这里曾是唐闸老百姓休闲娱乐的场所,如今不知是否还像当年那般繁华?
    沿着拓宽后的河东街一路向北,走过运河大桥,来到杨家湾。张謇塑像高高地耸立在路口,默默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作为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张謇在南通早已是家喻户晓。建国初期,毛泽东主席就如此评价过他:“讲到中国的民族工业,有四个人不能忘记……讲到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张謇,就没有今天的南通,也就不可能有“中国近代第一城”!
    转身来到“1895文化创意产业园”。园区以老油脂厂为主体,既保持了当年工业生产、社会生活的旧时风貌,又增加了博览、旅游、休闲等功能建设,使百年老镇焕发出全新的活力。只是感觉还是稍显冷清了些,来参观的游客并不多见。在园区内,我认真欣赏了“拥抱2017‘大生艺道·人文唐闸’迎春油画作品联展”,展出的是四位本土画家王德华、严抒勤、姚锦华、姚广生的70来幅力作。作品倾注了他们的心血与才华,体现了唐闸本土艺术家高超的技术功力和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的赤子情怀。其中最后一位姚广生,记得是我儿时的同学。真心地为他所取得的艺术成就而骄傲!
    走出园区,一路西行,我努力搜寻着记忆中的“放工桥”。放工桥是当年大生纱厂的北大门,因门前有一座石桥而得名。小时候,我们这些“细伢儿”等在桥上盼着妈妈放工(下班)。放工的汽笛响过不一会儿,只见大批纺织女工蜂拥而出,浩浩荡荡,净一色的“士领蓝”,蔚为壮观。放工桥今安在?其实早就不见了它的踪影。
    而后,过西洋桥北上。这里正在进行复古改造,一排排青砖小瓦的旧工房进入我的视线。但与不远处多年前拆旧新建的西工房楼群映衬,总觉得不甚协调。
    沿街东行,这儿还是一片废墟,让我顿生苍凉之感。只有被标为“南通市历史建筑”的泽生外港水利公司门楼孤零零地挺立在那里,似乎不甘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跨过北川桥,一路南下。令人欣慰的是,张謇先生当年创办的“大达内河轮船公司”、“淮海客舍”等旧址保存完好且修葺一新。
    镇上最大的工厂,无疑是指大生纱厂。大生纱厂,即大生一厂,后来的通棉一厂,1995年百年厂庆时组建成为了大生集团有限公司。算起来,大生公司已经走过了两个甲子的历程。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唐闸人家十有八九都有人在一厂上班,我们家里就有我的妈妈、伯父、叔叔、姑妈、姑父等。那时,人们都以能进入一厂工作为荣。就是城里(市区),也有很多工人赶来唐闸做工。虽然,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如今纺织工业已然风光不再,但南通作为中国纺织工业的发祥地,它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它在历史上所发挥的作用也是无可比拟的!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件值得“显摆”的往事:1995年,我刚读小学一年级,那年恰逢大生纱厂60厂庆。不知道为什么挑选了我,要我代表当时唐闸几所工人子弟小学的学生在庆典大会上发言,因为个儿小,是主持人抱着我站到椅子上才够着话筒的呢!
    前几年带孙女来唐闸时,曾专门请一位三轮车师傅载着我们到处游览。如今,独自一人,迈着沉重的脚步,徜徉在故乡古镇的大街小巷,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记得1895文创园内有一段介绍文字说到,“近几十年来,由于工业结构和城镇格局逐步发生变化,唐闸现代化建设步伐相对缓慢。当有一天人们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时,突然发现,几乎被历史遗忘的唐闸,幸运地躲过了城市化浪潮下大拆大建的浩劫,从而奇迹般完整保留下百年工业老镇的基本格局”。话虽这么说,但我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看着那一块块残垣断壁,那一间间空关的房屋,心里真不是滋味。所幸真的还存有保留较为完好的一些旧建筑,加上有关方面正在抓紧规划和建设,这又鼓起了我们的希望和信心。正是:古老和现代交会,苦涩与希望同在。大生公司门前,复古修建的大生码头,还有跨越两个甲子的钟楼,静静的伫立着,默默地审视着,是在倾听,在诉说,抑或在期盼,在等待?啊,我的故乡,在那里留下了我多少童年的美好回忆!啊,我的故乡,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友人见到我上述一段略带伤感的文字后,曾劝慰我道:“其实不必担心,唐闸的开发改造完全可能后来居上!”并告诉我,她小弟的公司正准备搬去唐闸1895文化创意产业园。
    其实,我从来没有过多的担心,只是翘首企足,殷切希望家乡的变化来得更快一些罢了。
    新春伊始,万物复苏。古镇改造虽有待时日,但有“新”就有希望。我毫不怀疑,一切的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
    岁月在静静地流逝,青丝渐渐染成了白发。唯有那悠悠的思乡之情,在我的心中与日俱长!
    谨以此文献给我可爱的家乡,献给我的亲爱的朋友们!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