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230)
『第342.. (92)
『第341.. (69)
『第341.. (57)
『第340.. (65)
『第340.. (60)
『第339.. (65)
『第339.. (58)
『第338.. (112)
『第337.. (48)
『第336.. (81)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457)
『第9期.. (10039)
『第102.. (8310)
『第16期.. (7607)
『第31期.. (7421)
『第10期.. (6572)
『第11期.. (6357)
『第11期.. (6315)
『第8期.. (6260)
『第9期.. (6042)
『第32期.. (6028)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8期』我的老家
发表时间:2017-05-01 06:08:39 浏览人数:112 发布者:xcb
施仲贞
                                                一
    人生在世,可能一辈子只住过一套房子,也可能一辈子住过很多套房子,但绝不是每一套住过的房子都可以称为自己的家,更不用说自己的老家,它们很多时候只是用来暂时栖身的寄居所。
    在我的心里,南通的住房就是用来暂时栖身的寄居所,我在那里多半是为了谋生;无锡的住房可算得上我的新家,我妻子是那里人,儿子也出生成长在那里;而我真正的老家就只能是瑞安的住房,无可替代。在那里,我度过了自己一生中痛苦且美好的时光,那里留下我太多的足迹,太多的泪水,太多的欢声。
                                                二
    我的老家,位于浙江省瑞安市西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村名原为西岙,所谓“岙”者就是指山中的深坳处。大概出于避免给人过于落后印象的缘故,官方后来把我们的村名改为西安,一些不知内情的人还误以为我们来自具有盛唐气象的大都市——西安市。整个村落围绕着一条小溪而建,三面环绕四季常青的大山,离我老家不远的村口处有着十余颗高大、粗犷、苍劲的苦槠树和枫树,它们分别寓意着长寿和风水宝地,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
    我的老家,为一间带阁楼的单层小木屋,若不算小阁楼,总面积不过三十七平米,早在我出生之前,整个房屋就已有些变形走样。推开对开式的大门,首先扑进眼帘的就是带有三大口铁锅的土灶台和成堆成堆的柴火,绕过灶台是餐厅,而餐厅后面则是我们老家唯一的一间卧室。屋前留有一块与大家共用的空场地,大约二十平米,刮风时尘土飞扬,下雨时泥泞不堪。尽管老家显得那么陈旧、褊狭、简陋,但它却是我最温暖的港湾,永远让我魂牵梦萦。在那里,我可以自由地仰望星光璀璨的夜空,可以尽情地做着不着边际的美梦。
                                                三
    随着我们三兄弟慢慢长大,我和大哥、二哥就先后离开卧室,依次搬到阁楼上居住。整个阁楼虽为敞开式,但大体上仍分为两个区域,一为粮仓区,二为居住区,两者以一张大木床为界限。那张大木床是祖父母仅剩的几件遗产之一,它三面皆有屏风,每面屏风上面又刻着各种图案,其中以人物像为主,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在那些图案上面,又涂饰着一层薄薄的金水,它们虽久经岁月,但仍金光闪闪,熠熠生辉。冬天,我们三兄弟同盖一被,相拥而眠;夏天,我们三兄弟同卧一席,轮番摇扇,真可谓“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在那张大木床的前面,我们放置了一张大书桌。小时候,我们白天常常围着那张大书桌而坐,借着透过屋顶采光玻璃投射进来的光线而刻苦学习。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有一条不成文的家训,那就是大人们常常念叨的一句话——“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至今言犹在耳。小时候,我最爱看的书就是连环画。翻看连环画,我仿佛来到了很多英雄人物面前,我倾听他们的言谈,观察他们的举止,仿佛看见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与他们同欢乐,共悲伤。恍然间,我发现彼此之间竟是如此的亲密无间。
    对我而言,阁楼上最吸引人的地方自然是粮仓。整个粮仓为木质结构,分为三开间。每年大概有两三个月,粮仓中的一间必定是上锁的,它里面存放着我们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番薯干,而这些番薯干既可以用来充饥,又可以用来解馋。但大人们则害怕我们贪吃,若贪吃一则易败坏胃口,二则易长蛔虫,故对仓门进行上锁。每年,我都曾为此哭闹好几回。
                                                四
    在老家的正后面,是一片小树林。鸟儿们来这里做窝,蝉儿们来这里长啸,小孩们来这里玩耍。这为我的童年增添了不少乐趣。穿过小树林,不到五分钟即可进入一座大山。在我的老家,我时刻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享受新鲜的空气,欣赏迤逦的风光,领略生命的意义。
    小树林里密密麻麻地种满了杉树。杉树可是无价之宝,树枝可以用来当柴火烧,树干则是建造新木屋最重要的材料,而建造新木屋是我当时最远大的梦想。因此,我几乎每天都在关注着树林里那些杉树,更准确地说,是在凝视着杉树上的每一条树枝,时常为它们能否成活、生长而提心吊胆。幸运的是,任凭夏日曝晒,任凭秋风狂吹,任凭冬雪压顶,它们却从未屈服,仿佛在默默地积蓄能量,共同迎接春天的来临。一到春天,它们就开始高高兴兴地吐露出嫩芽,生长出新枝,绽放出绿意,与伙伴们共同编织出浓密的青荫,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气象。从它们身上的一圈圈年轮和一个个伤疤上,我好像读到了它们坚强抗争各种打击的历史,读到了它们永远向上生长的精神。对于我来说,那些杉树就是最好的传教士,让我懂得了努力生存的道理。
                                                五
    在老家的猪圈边上,还有一小块自留地。母亲先在那里种了一颗苹果树,长得枝繁叶茂,但多年后仍未见它开花结果。于是,她又在那里种了一颗梨树。每年的三四月,梨树开满了雪白的花朵。春风一来,梨树的枝叶摇曳生姿,发出悦耳的响声;而梨树的花朵则随风起舞,须臾之间,满地飞雪,令人赏心悦目。一到深秋,梨树的叶子会变得金黄,鲜艳似染,如同一幅精美的水彩画;秋风乍起,落叶翩翩,满地灿烂,仿佛向我们展示它们最后的辉煌。唯一遗憾的是,那颗惹人喜爱的梨树从未结出果实。或许正是因为有点缺憾,才让我至今还一直牵挂着它。
    后来,我和二哥一起在苹果树的旁边种了一颗桃树。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那颗桃树不负所望,涌动着无限的活力与生机。春天里,桃树大放异彩,满树繁花似锦,粉中带红,清香阵阵,如同一位身姿曼妙、脸庞绯红、体香四溢的美少女,撩人情思。假如我当年知道一些名诗的话,我一定会站在桃树的底下,为她高声吟唱出“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向日分千笑,迎风共一香”诗句来。
                                                 六
    我的老家,年年四季分明,日月永照,溪水长流,青山萦绕,阴晴交替不止,风雨霜雪轮番光顾。置身其间,有时真让我有“心凝形释,与万物冥合”之感,竟不知光阴之流逝,年华之虚度。
    今年年初,趁为外公庆贺九十大寿之际,我又特意去了一趟我的老家。老家已倾斜将倒,这让我顿生凄凉之感。那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老家是一座宝藏。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会失去它。想原地保护它,已无可能。想拆了重建它,也非易事。唯有写篇文章,用来怀念它。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