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486)
『第342.. (196)
『第341.. (151)
『第341.. (125)
『第340.. (137)
『第340.. (141)
『第339.. (113)
『第339.. (114)
『第338.. (147)
『第337.. (95)
『第336.. (112)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527)
『第9期.. (10097)
『第102.. (8369)
『第16期.. (7670)
『第31期.. (7474)
『第10期.. (6624)
『第11期.. (6452)
『第11期.. (6367)
『第8期.. (6316)
『第9期.. (6099)
『第32期.. (6081)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7期』我的母亲与不会表达的爱
发表时间:2017-05-01 05:35:39 浏览人数:95 发布者:xcb
                                                                       王育红
    看到儿子依偎在他妈妈怀里撒娇、嬉闹、谈心,我都会投以羡慕的眼光。黄一霞也的确会爱她儿子,人家正忙着做作业或背书,她过去把头抚摸一下,或在肩上拍拍,惹得儿子大喊大叫。大小伙子了,她还叫他蛋娃、毛蛋、狗蛋的,很少叫他的大名。
    我远没有我儿子这么幸运,他有一个会表达爱的母亲。我的童年,每当受伤时,不是捂在被窝里抽泣,就是蹲在某个角落里难过。孤独与挨打,陪我一天天成长。搜索记忆,就连妈妈牵我手这样的细节都找不到,也有抱的时候,但那都是抱着打。我一跑开,她就打不成了。
    妈妈在村子里以麻利著称,无论家里家外,都做得井井有条,特别是饭菜,深得全家人满意,做得快,而且可口。能干的人,事事都不落人后,打起孩子来也干净利落。
    妈妈打我的方式很特别,左手有力地把我横抱在怀里,使我挣脱不得她挥舞右手,猛打小屁股。上学前一次次被打的原因早已忘记。一年级时,小孩子都爱看小人书,我们称它“娃娃书”。一天上午,父母下工晚,我就凳子摞凳子,爬上去,从箱子里拿了十元钱,这可是父母半年的工资。我下来时,一不小心,还把椅子靠背摔断了。跑到街上买了本娃娃书《种子金灿灿》,还有铅笔、橡皮、苹果等等。下午放学回家,我就被揍上了。妈妈没捉住我,而是手拿笤帚追着我打。这次,终于从屋里打到了家外,打得我在巷道里逃窜。巷道南头有个涝池,我一边向池边跑,一边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是茂亭哥把我抱住,才没死成。
    1975年寒冬腊月,小妹出生还不到三个月,我一家五口就被赶出老屋,搬到王家的马坊里去,左邻右舍也都是马坊,空无人住。家中一贫如洗,父亲常常出外做工,家里就我母子四人,住在马坊里挺害怕的。那时候街上演电影是稀罕事,我看了一次,回来就被痛打,以后就再也不敢了。
    我常常感叹,自己的命好苦,不爱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常常打呢。家贫,是我挨打的主要原因。后来,妈妈对她的儿媳妇黄一霞说那时她都想离开这家,一走了之,太穷了。另一个原因,大概是妈妈生我的时候年龄尚轻,十九岁,还不懂得爱孩子。
    1987年8月27日,我去西安上大学。此前,父亲找木匠给我做了一个大木箱,漆成橘黄色,妈妈带我去街上门市,缝了两身新衣服。准备停当,该走了。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远门,父亲用架子车拉着行李,妈妈和祖母送我出了大门。我一回头,看见妈妈哭了,我的泪水也夺眶而出。我一路走一路哭,直到上了公交车,心情才慢慢平复。妈妈哭了,居然为我而哭,这是我从来不敢奢望的。她养育了二十年的儿子,这一走,朝夕相处便成往事;这一走,我就成了游子,过上了“客舍似家家似寄”的生活。
    二十余年我奔波在外,母子之间有心灵感应吗?无数次回家,妹妹都对我说同一句话:“咱妈说昨晚上梦见你回来了。”这样的梦,妈妈却从未对我说过。我领悟了,妈妈的爱是无声的。每次回家,妈妈做的第一顿饭,不是油饼,就是扯面,这两样,是我的最爱。
    妈妈,不会表达的爱,不知还有多少隐瞒着我。我常常对学生说:父母之恩、恩重于山,是永远无法回报的。这实在是我这半生的感悟,到现在为止,我究竟为父母做过什么?我感到惭愧、汗颜、羞赧。从1987年离家求学,已经奔波了29年有余,我给父母所做的少得可怜。而从2004年以来,我只回家一次,而且仅仅待了九天就匆匆而别。其实父母也并不希图儿女的回报,为人父母后,才会深深体悟这个道理。为了孩子,我可以付出所有;只希望他长大成人有作为,却从没想指望他的回报。
    父母之爱,是人类最高类型的爱。我于父母,只有求助,以前无论遇到什么难处,无一不求助于父母;而父母只是给予,父母的爱,无法丈量,太长、太高;无法斗量,太多、太满。人类生生不息,就这样一代一代延续着这不平等的爱。
    弗罗姆说:“母子关系本质上就是不平等的,一方求助,另一方给予。正因母爱的这种利他性,无我性,人们才公认他为最高类型的爱,最珍贵的情感纽带。”我这“寸草心”,如何“报得三春晖”。不知妈妈的梦中再有我没有,近年来每到生日前后,我都梦见妈妈……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