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106)
『第342.. (50)
『第341.. (47)
『第341.. (38)
『第340.. (46)
『第340.. (40)
『第339.. (34)
『第339.. (37)
『第338.. (91)
『第337.. (26)
『第336.. (67)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415)
『第9期.. (10009)
『第102.. (8282)
『第16期.. (7576)
『第31期.. (7395)
『第10期.. (6544)
『第11期.. (6336)
『第11期.. (6284)
『第8期.. (6234)
『第9期.. (6017)
『第32期.. (6002)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6期』几家灯火
发表时间:2017-04-04 14:07:24 浏览人数:64 发布者:xcb
   车摇摇晃晃停住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四周黑黝黝的一片,银白的月光透过树叶落尽的枝丫,更添几分清冷。
   偶尔传来几声犬吠,高高低低,唱和一般,从一家一户恍惚间扩散到整个村庄。早睡的女人家很是恼烦这些嘈杂,七七八八地亮起了灯。橘黄色的星光就在我眼前一盏一盏地升起。光晕很窄,一点只能囊括一房小小的院子,却意外的温暖和熟悉。
   小的时候啊,奶奶屋里总是习惯性地亮着这样颜色的一盏灯。最初是煤油燃的,底座都是烟熏的油呛味儿,布满老人斑的手捻捻泛着焦灰的灯芯,从纸盒里掏出一根火柴,橘红的火柴头划过磨砂的纸壁,“咻”地窜出一股小小的火花,窄小的黑暗小屋一下子亮堂起来。后来,煤油灯随着年代淘汰了,隔着玻璃罩的流光也被锁在逝去的岁月里,在老旧掉漆的柜角落满尘埃。奶奶并不喜欢新近安置的电灯,她总是重复地嘟囔:“不暖和,刺眼得很。”爷爷就眯着眼睛不搭话,老太婆苦日子过多了,养成了节俭性子。明明那么喜欢,甚至夜里熄了也要时不时地去摸上一摸,偏偏嘴硬,还不是怕花钱。
   我很喜欢听这样的唠叨。放学回家搬个小竹椅——自己做的那种,砍了上了年头的老竹,磨去毛边,一根根拼起来的。夏天清凉,冬天铺上一层绒布,也是极软和的。是爷爷特地为我做的。平日里奶奶总是点一盏小灯,鸡蛋大小,圆鼓鼓的;但凡我一过去,就招呼爷爷换上大点的灯泡,足足是原先的两倍。电闸拉开的瞬间,“咔哒”一声,光明淹没了黑暗。
   “吱呀”“吱呀”,我踩过落满枯枝的小道,散碎的树叶在归家人迫切的心境里被无情地碾压。村庄里的灯和城市里不大一样,冬末的家乡,弥散着轻纱似的雾气。莹莹的暖光透过一层层的水汽,生生把农户冷硬的轮廓柔化了。门前一望无际的家田被收拾得妥妥帖帖,秋日齐腰的稻穗恍然不见,留下一片沤了水的垄道,黑乎乎的看不清颜色,只能瞧见一片深深浅浅的水渍泛着光。在留着灯的路口,明晃晃地亮着。
   农人的世界里,灯与火更贴近,灶膛里燃起的枝条穿过或漫长或短促的烟囱,升起一股袅袅的炊烟,它的温度可以切实地感触到;而城市的灯与光关系更紧密些,朝九晚五的工作日盘杂在晚五朝九的休闲里,哪怕再黑的夜,也有闪烁的霓虹,却没有丝毫的温热气息。
   到底是家乡的灯火更温暖些,我想。
                                            (广电132  孙静)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