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222)
『第342.. (88)
『第341.. (67)
『第341.. (55)
『第340.. (64)
『第340.. (59)
『第339.. (63)
『第339.. (57)
『第338.. (110)
『第337.. (45)
『第336.. (79)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456)
『第9期.. (10037)
『第102.. (8309)
『第16期.. (7607)
『第31期.. (7420)
『第10期.. (6570)
『第11期.. (6357)
『第11期.. (6312)
『第8期.. (6258)
『第9期.. (6042)
『第32期.. (6028)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5期』那一树花开
发表时间:2017-04-04 09:56:59 浏览人数:74 发布者:xcb
   村头有一棵不知名的树。
   春天,万物复苏,树的枝头长出了鹅黄色的嫩芽,一眼望去却是一片嫩绿,煞是好看。小时候,我常常拉着母亲的手跑到树下,叫母亲抱着我去摘树枝尖端上的嫩芽。
   夏天,骄阳似火,树头已是浓浓的深绿,树叶间开着一朵朵白色的小花,透着盛夏的气味,洒下一块沁人的绿荫,阳光从树叶间透过,地上一片斑驳陆离。傍晚的时候我喜欢拉着母亲到树下乘凉,闻那淡淡的花香;晚风习习,吹起母亲黑色的头发,洋溢着一种安宁的气息。
   秋天,金风送爽,树枝上只剩下稀稀落落几片枯黄的树叶。清风吹过,几片孤独的树叶“瑟瑟”作响,似乎在呼唤离去的同伴。我喜欢跑着踩那落在地上的枯叶,听树叶“噗呲噗呲”脆脆地崩碎,那也许是秋天最为独特的声音。而这时候,母亲总是在不远处笑着看我,还不时地提醒我,要小心。
   冬天,银装素裹,树丫上零星有一些积雪,枝条上挂着积雪融化后变成的冰锥,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不一样的光芒。我常常叫母亲陪我一起去树旁堆雪人,滚两个一大一小的雪球,堆在一起,然后叫母亲帮我折两个树枝做雪人的手。
   记忆中村头的树是生机勃勃的,阳光是温暖柔和的,母亲是美的,是年轻的。 
   我长大了,考上了城里的学校。
   一身的布衣布鞋,一口夹杂农村口音的普通话,这些让我感觉自己与其他同学格格不入。我感觉到自卑,想要逃离那个曾经给我温暖的家。渐渐地,我开始不喜欢回家,不喜欢带同学回家,最后选择了周末留校不回家;我用我能想到的一切方法去逃避,去远离。我开始更加拼命地学习,想用知识来武装自己,来保护自己。 
   那年寒假,我在房里温习课本,写着那看上去永远都做不完的试卷。母亲轻轻走进房里,站在我旁边,像是对我说,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村头的那棵树死了”。我的笔顿了一下,一下子竟然晃了神,内心似乎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正在悄悄地流逝。
   我自嘲般弯上嘴角笑了笑,又继续动笔。是啊,已经决定逃离的心怎么可能因为一棵树的死亡而轻易动摇呢。那年冬天,我明显感觉母亲有些老了,她经常自言自语,原本乌黑的头发里也出现了一根根白发。可是,这一切都改变不了我要远行的决心。
   第二年秋天,我如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迫不及待地收拾好行囊,我的心中全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待和渴望,却没注意身后一直看我忙碌的母亲。我拎着行李,走出家门,走到村头等待那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带我远行的车。一路上母亲没有说一句话,就是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
   车没有让我等多久便来了,我拎着行李准备上车。母亲就像是突然发疯了一样,死死地拽着我的衣服不让我走。车上的乘客开始催促我快点,我心里也开始着急,我从未想到,瘦小的母亲此时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就在拉扯间,我突然看到了村口的那棵树,脑海里顿时就有了一个主意。我拍了拍母亲的手,笑着对母亲说:“妈,我很快就回来,等那棵树开花就回来。”母亲望了望那棵树,又望了望我,嘴里念叨了一句:“等树开花就回来。”然后冲我咧嘴笑了笑,便松开了手。
   我上了车,一走便是四年。
   四年后回来,刚到村口下车,就看到村头的那棵树旁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走近一听,那老人似乎在重复说着一句话,她说:
   “树啊,开花,我儿,就回来了。”
                                           (电信146  仓定勇)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