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5.. (153)
『第345.. (78)
『第344.. (58)
『第344.. (41)
『第343.. (38)
『第343.. (36)
『第343.. (31)
『第342.. (608)
『第342.. (254)
『第341.. (198)
『第341.. (159)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564)
『第9期.. (10136)
『第102.. (8396)
『第16期.. (7707)
『第31期.. (7514)
『第10期.. (6655)
『第11期.. (6486)
『第11期.. (6390)
『第8期.. (6348)
『第9期.. (6128)
『第32期.. (6112)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4期』寻溱记·叶公好龙
发表时间:2017-04-04 09:11:51 浏览人数:162 发布者:xcb
                                                  吴慧鋆
   汉·刘向《新序·杂事五》:“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后以“叶公好龙”比喻自称爱好某种事物,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爱好,甚至是惧怕的情况。
   天色渐暗,我们顺着绿水深处的小路蜿蜒,转了一圈,发现竟然又回到了我们刚才走过的地方。我们迷路了!在溱湖的碧水绿树间迷路了!哪里是出口?环顾四周,没有人声,没有指示牌,没有路灯!只有静悄悄的茫茫的水域和植物生长的声音。
   也许我们可以不跟外界联系,在这个幽静的世界里过上一夜!这个想法一闪而过,这绝对是个安静到彻底的地方,零距离地安睡在自然的怀抱,倾听昆虫与星星的对话不受打扰。
   可行吗?没有灯,没有生火的工具,到了夜晚,这样一个完全漆黑的世界,我会不会害怕?水藻、蓝藻、芡实、水杉在这里铺天盖地安之若素,我却做不到安然。真正面对自然,需要生存的技巧,需要足够的勇气。
   现在人们很流行在郊外的农场包一块地,作为自己的菜园,去收菜去采摘。说穿了只是应应景,节假日在田里转几圈,真要叫他们拔草除虫翻土,恐怕没这个耐心。真的把菜场给他们管,到了收获的季节恐怕虫子比果实多,杂草比菜多。
   他们,其实都姓叶。没时间是借口,真想做的事时间怎么挤都是可以挤出来的。
   在江西三清山看到过真正的驴友,全身严阵以待穿着户外服登山鞋,背着比自身还要高的包,帐篷、大米、锅等等一应俱全,拄着手杖在山上攀爬,我还观察到他们架起木棍自己生火,在铁锅里烧粥。
   技术上的事还是好解决的,难的是,当我们真的面对自然,真正离开喧嚣,我们能否适应?当我们身无一物,以赤子之身面对自然的时候,去掉包裹我们的职务、收入的华裳,将眼睛交给天、树和河流,在风声里聆听心跳和肺部呼吸的声音,静静的时光里没有喧嚣的人事,你和你自己真正地在一起,如果没有强大而充沛的心理,你会在浩淼的自然面前无助和怯懦;如果没有丰盈的精神世界,没有善于发现和开拓的眼睛,寂寞和孤独同样会把你击垮。
   电视节目《非诚勿扰》的男嘉宾周道,孤身去过大兴安岭与西伯利亚交界的原始森林,独自穿行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死亡之海”,在布达拉宫聆听过藏传活佛的教诲,在武当山上学艺,在少林寺里听禅,在南海无名荒岛求生,在云南的大山深处教孩子们读书。有时候也会回到城市,做一些必要的物质积累和知识储备。他一开始边打工边游历,后来利用高考第一名获得的一万元奖金和打工积累的钱通过股市、二手房买卖、期货以及一些类似的金融工具赚取了一些资金,用以支撑后来出国留学,走过了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灯光下,周道洁白的牙齿照耀着对生活自我把握的强者的自信,眼睛里闪烁着河流般的纯澈和不为名利所累的健康阳光。
   我们是那样向往自然,从未停止寻找自然,动物园、植物园、水上乐园、湿地公园建了一个又一个,可是,真把你扔在自然的怀抱,你能适应吗?能在真正的宁静甚至是寂寞中安之若素吗?
   我们一边批判网络给我们带来的速食文化,一边用拇指在手机的键盘上不停地按动;我们一边嚷嚷着人世的功利与疲惫,一边在日光灯下挑灯夜战;我们一边埋怨着应酬的劳心劳神,一边在为各种聚会奔波操心。我见过太多在酒吧里解脱心事寻找宁静的人,而肯到山水自然里寻找真正心灵安宁的人却是那么的稀少。
   《瓦尔登湖》里,美国作家梭罗用朴实而绚烂的妙笔记录了他在瓦尔登湖畔独居的两年多时间里的见闻,植物、湖泊、昆虫闪耀着宁静、安详、又简朴的光芒,大自然经过梭罗的心灵映射迷住了一代又一代人。
   归于自然,需要心灵的绝对宁静和丰盈,需要对生活拥有深刻的理解,需要心灵强大到足够消解独面自然的恐惧与寂寞。我所佩服的周老师,是享誉国内外的楚辞研究专家。进,与国学大师范曾激昂文字,在各地大学传道讲学;退,则在老家菜园亲手种植菜蔬,拍下蜻蜓在树叶上留宿的场景,那绚烂的扁豆花开了满满一架,犹如一整个繁盛的花园。腹满诗书,胸有丘壑,历经世事,自然豁达,林下之风在一园繁盛的扁豆花中淋漓写意。
   这样的他与他们,不姓叶,他们是真正的强者。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