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36.. (38)
『第336.. (39)
『第335.. (44)
『第335.. (35)
『第335.. (39)
『第334.. (37)
『第334.. (24)
『第333.. (129)
『第333.. (103)
『第332.. (83)
『第332.. (137)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388)
『第9期.. (9972)
『第102.. (8251)
『第16期.. (7547)
『第31期.. (7363)
『第10期.. (6516)
『第11期.. (6309)
『第11期.. (6257)
『第8期.. (6200)
『第9期.. (5990)
『第32期.. (5971)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4期』家乡的风
发表时间:2017-04-04 09:10:55 浏览人数:24 发布者:xcb
   我听到风的声音,不是来自地铁和人海,他来自乡村,来自土地,来自祖先们耕耘的我的家乡,以春日独异的气息钻进我的五官,暖暖的芳香,充满生活的韵味与久违的熟悉。
   我听到了家乡的风。这风掠过祖辈们长草的坟头,飞过父辈们耕种的田野,没有山可以越,但有水可以趟。
   我听到了家乡的风。这风带来了隔壁大伯的唤狗声,带来了姨娘催促孙子做作业的呵斥声,带来了母亲的洗碗声,和外婆拐杖的扣地声,还有小鸡崽要进窝的唧唧声。
   我听到了家乡的风。这风从远方吹来,吹过麦地,吹过河流,吹进千户万家,吹过我的童年,吹过我的少年,现在正吹过我的青年。这风还吹过苦难的岁月与奋斗的历程,还将继续吹过努力以后获得的向上的希望与前进的动力。
   我听到了家乡的风。门前的歪脖子树,是父辈们儿时的玩物,是我们儿时的玩物,现在又成了侄儿们儿时的玩物。风中的歪脖子树,树叶瑟瑟地抖动,诉说着一代又一代在他见证下成长的人的故事。呢喃不仅是燕子的语调,也是歪脖子树的语调,在风的助力下,吹进了我的耳朵。就像小时候,躺在祖母的怀里,听她细细地说光阴的故事,可是现在祖母早已安睡在泥土之中。成长就像离弦的箭,一去就不复返。
   我听到了家乡的风。这风中立着一头母牛和她的儿子。母子俩牛头靠着牛头,似乎在探讨活着的哲学,亦或是庄稼人的酸甜苦辣。祖辈、父辈们终究是辛苦了,在黄土地上摸爬滚打。再和煦的风、再惬意的雨也不能唤起他们欣赏的欲望,他们耕耘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庄稼地就是他们最好的风景,我们就是他们最得意的杰作。突然觉得,我们应该为祖辈、父辈们立碑作传,颂扬他们辛勤劳作、架桥铺路、造福子孙的事迹。我们将世世代代铭记这群历经隐忍与艰辛的人们。
   我听到了家乡的风。这风异于城市的喧嚣与躁动。这风是生于庄稼地,吹于庄稼人家的风,这风以余脉绵绵的血液传承缠绵悱恻地告诉我们什么是城市与乡村的区别,什么是古今的异同,什么是中外的殊差。这风承载着中国印记,阐述着中国农民的种地哲学与苦难心酸。这风吹过我的眼角,让我流下了几点眼泪,泪珠滴在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我的气场,我的血泪,与这土地相溶相交,相投相合。
   我听见了家乡的风。我的眷念,我的牵肠,都在这风中,都在这风吹过的片瓦寸土。我将走多远,我不知道,但这生我养我的土地,润我滋我的和风,却永远不会被忘却,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研15中文 吴翔)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