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486)
『第342.. (196)
『第341.. (151)
『第341.. (125)
『第340.. (137)
『第340.. (141)
『第339.. (112)
『第339.. (114)
『第338.. (146)
『第337.. (94)
『第336.. (112)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527)
『第9期.. (10097)
『第102.. (8369)
『第16期.. (7670)
『第31期.. (7474)
『第10期.. (6624)
『第11期.. (6452)
『第11期.. (6367)
『第8期.. (6316)
『第9期.. (6099)
『第32期.. (6081)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30期』黄色调
发表时间:2017-03-15 08:46:21 浏览人数:94 发布者:xcb
   翻开日记本,2014年的4月份,写满了迷茫不安的文字。
   那时的梦想,是藏起来的,放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生怕别人瞧见了笑。
   那时的爱情,本想埋起来期待着生根发芽,却是变相的埋葬和自戕。终身郎化作匆忙客,过客已过,而归人仍未归。
   当初喜欢文学,像很多男孩子一样,无非是想让“我爱你”这三个字表达的更委婉些。大二那一年,写了好久的情书终于有了效果。一瞬间,什么是爱,简简单单,彻彻底底。
   大三时候,曾经要负责一辈子的人被我弄丢了。
   一颗高傲的心不想再低头回首,把泪水咽下去,收拾了行囊,踏上了考研的征途。
  “我考的是文学。”
   有的人听到后表示惊讶,因为这是个看似很没“钱”途的专业。
   有的人听到后竖起大拇指,说老许,相信你可以的。
   但更多时候,面对的是质疑:你发表一些鸡汤还可以,至于考研,还是从理科跨到文科,差得远呢。
   索性到最后,我不再和其他人提起了。
   考研的那段时间,过得无比充实快乐。把兴趣变成专业性追求后,没有带来想象中的困难。
   和书本里面的人物对话,和专业的理论知识对话,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系统的世界,一个充满变化和未知的世界。为鲁迅呐喊彷徨,漫步于沈从文构建的人性希腊小庙,为文革期间文学的丧钟而哀悼,为改革以后现代化的空虚而无眠。
  “啊,我正在膨胀!我要写小说,写诗,写好多好多故事!我膨胀的就快爆炸啦!”我兴奋的就像个得到了潘多拉的魔法盒,自信满满。
   2014年12月28日下午3点57分,我提前一个小时写完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最后一场考试试卷。在合上卷子那一刹那,橘黄色的阳光刚好打在我的桌子上,我想,那就是梦的颜色,是漫长而又黑暗的生命年轮空隙里流露出来的希望曙光,是孤独而又单调的冷暖自知日子里所给予的上色调和。
   我突然感觉前所未有的美好。
   北岛说: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这句话成了所有文艺青年文学梦的墓志铭,2015年3月,当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也逃不了这句话对我灵魂的冲洗。
  “以后再也不会写文字,再也不会接触文学了!”考研的结果不是太满意,我不知和谁赌着气,向好朋友发着牢骚。
  “你写作还是有天赋的。”
  “或许只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我无奈地回答。
  “无论如何,就算你不走文学这条路,一样可以混得很好的。”
   但我不甘心,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的意义是如何。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真正渴望的东西,如果让我再从事其它,对我而言,活着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人这一生,不就是在不断寻找自己的过程么。我用二十二年的时间找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文学艺术,要我放弃,这是多么的残忍!
   啊,我和我的文学,只是在闹着脾气。
   不是么。
   我选择了调剂,并且第一反应就是调剂到自己的母校。
   当通过了古代文学专业的面试后,终于松了口气,也为自己争取了三年的继续积累和读书时光。
   站在十号楼六楼“文学院”三个大字下面,凝望着那带着古朴气息字体下的黄色背景。
   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想,那又是梦的颜色。
   如果梦想也有四季,虽然各有各的风景,但真希望文学和爱情也都会绽放在春天里。
   有些旅程可以回忆,但不适合怀念。
   就像有些人事,它们出现只是为了让我们懂得珍惜现在,懂得期待未来。
                        伪装的黄色调
   毕业的时候 / 换了一套新装 / 告诉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 不要再迷茫
   有梦的时候 / 卸下伪装 / 告诉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 不要再走的匆忙
   请给我的画面一个黄色调 / 请不要嘲笑我的梦想 / 即使 / 没人去注意我的行囊 / 和光着身子眺望的远方
                                          (文学院研15中文 许应田)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