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5.. (159)
『第345.. (79)
『第344.. (59)
『第344.. (42)
『第343.. (39)
『第343.. (38)
『第343.. (31)
『第342.. (609)
『第342.. (255)
『第341.. (199)
『第341.. (160)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565)
『第9期.. (10137)
『第102.. (8397)
『第16期.. (7708)
『第31期.. (7514)
『第10期.. (6656)
『第11期.. (6489)
『第11期.. (6391)
『第8期.. (6349)
『第9期.. (6128)
『第32期.. (6114)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319期』一碗城市的味道话题
发表时间:2016-08-23 12:48:52 浏览人数:261 发布者:xcb

                                                                            易 琳

    那是一个寒冷的中午,我看到南通街头一个报贩背着书包一样的袋子,上面醒目地写着:南通味道。内心里的一根弦被猛地拨动了一下:南通,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有一天的清晨很早我走在南通某一条街道上,忽然就嗅到了这个城市的味道,既不是人们嘴里形容的清新秀丽的气味,也不是纸媒上书写的人杰地灵的韵味,反正就是一所城市混合着牙膏味、垃圾味、各种无可名状、黏合一起的味道,但我觉得这才是它最正常的味道。一座真实又可依赖的小城味道,人们在里面吃喝拉撒、悲欢离合,剔除无数高雅的形容词和动词后,它就是我们生活其中赤裸裸的味道。
    后来我把这个创意告诉老崔,我说你们的报纸可以做一期:大庆味道。说完,又再次陷入了沉思。大庆味道,大庆究竟是个什么味道呢?
    和大庆这座城市结缘已经整整14年了,坐着火车飞机急急乎乎地来,又坐着火车飞机急急乎乎地走,中间横跨了2000多公里。早年常常听到列车员程式化地广播:银浪站到了,差不多就可以起床收拾收拾等待接站的老崔;后来是汽车开到萨尔图机场。只要能见到千米云端下闪烁耀眼、逶迤蜿蜒的世纪大道,就知道大庆到了。
    十多年前的大庆是空旷的,一条大街上经常见不到几个人,硕大的饭店门口就1-2台车,都看不到什么食客。寻常见到的黄色采油机,永远不知疲倦地磕一下、再磕一下,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一座把游乐场搬在大街上的城市。总之我觉得大庆的夜晚荒凉得有些可怕,甚至没有多少人气。身边的男人是强壮的,他总是牢牢地抓住我的手,带我走过并不湍急的街道。只有过年时的百货大楼是熙攘的,外面一整条街上都是卖挂历和旧书的摊子。于是我在记忆深处挖掘这座北方城市的味道,究竟哪一种最契合它呢?是店面纵横交错的金六街还是湖面宽阔湖水泠冽的黎明湖?似乎用广博、包容都不足以说明这所城市的变迁吧。我的印象中,十多年前一口猪的血肠、炖酸菜是很有名的,天源慧也不过是转盘道前面一家很小的饭馆,做的朝鲜冷面非常酸冷也很地道。
    早年间家贫也缺乏食物,所以我对城市的认知绝大多数停留在食物的味道上,也常常记忆犹新。可直到现在大庆人依旧喜欢涮没有任何味道的清汤火锅,再拌上浓浓的芝麻酱和韭菜花,一盘子生猛的羊肉就这么见底了!男人和女人都喝着酒,扯着有用没用的闲嗑儿,生活在寒冷的冬季显得如此热辣,力道十足。
    也许人生就像冯小刚的《老炮儿》一样,再日新月异、色彩斑斓的紫禁城,在北京人心里无非就是一张京片子那么薄的厚度,至多再加上一点胡同的宽度。那些絮絮叨叨的味道就是一辈子也改不掉的京腔京韵吧。可见得,味道这东西是有底色的,无论你在它上面堆砌多少东西,到头来还是应该有它原来的颜色,城市底蕴的味道,我相信对于每一个过客或者宿者而言,绝佳的味道就是“温暖”的感受。
    如果这座城市的味道可以温暖到你,无论它的气味如何光怪陆离,你一定都不愿意离去。很多人都愿意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终其一生,有些人说因为这里有看不到的音乐会,有些人说这里有别的城市所没有的机会,还有些人说,我就喜欢这里的味道,大城市的味道。可是你们仔细拨开这些城市的底色,又有哪一个不是纯净又简陋得像一张白纸?
    当我们嗅着城市那千奇百怪的味道缓步前行,当我们身处迷茫千方百计找寻属于自己的那一个处所。请一定要好好体味这座城市的味道,冷清的、干净的、憨厚的、变质的。总之必有一款心仪的味道等着你,等着你生命的真实体验:悲怆的、无聊的、激情的、散漫的,等着你亲手打开自己的人生画卷,然后再慢慢合上它……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