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89)
『第342.. (101)
『第342.. (70)
『第342.. (73)
『第342.. (62)
『第342.. (72)
『第341.. (63)
『第341.. (45)
『第341.. (35)
『第341.. (39)
『第341.. (94)
-+最热文章+-
『第16期.. (9555)
『第16期.. (6648)
『第9期.. (6404)
『第11期.. (6018)
『第16期.. (5868)
『第8期.. (5464)
『第15期.. (5377)
『第16期.. (5357)
『第21期.. (5283)
『第9期.. (5279)
『第10期.. (5268)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头版:.
>首页 -> 头版
  .::我要投稿::.  
>首页 -> 头版
『第16期』传统与现代的邱一华
发表时间:2005-07-01 09:33:02 浏览人数:9555 发布者:xcb
    6月25日,星期六,当天的最高气温是35度,在梅雨季节显得异常闷热。
    上午9点,记者来到基础医学院生理学教研室,这里早已是一番忙碌的景象。对记者的来访,教研室主任邱一华教授虽然稍感意外,还是热情地将我们迎进办公室。邱教授解释说:“时间对我们来说真是太宝贵了。除了上课,剩下的时间大都泡在实验室。学科要上去,不干不行啊。对我和我的研究生来说是没有什么双休日和节假日的。去年过年,我和我爱人彭聿平(教授,基础医学院副院长)一直忙到大年三十的下午五点才离开实验室的。”
    对工作的态度,能折射出一个人的境界。对邱教授来说,工作是他享受生活的一种载体。邱教授说,我对我的研究很感兴趣!人生最大的幸运,莫过于选择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上世纪90年代,当教师收入低,条件差,面对其它各种更好的选择。邱教授的话掷地有声:“我们搞教学科研的,就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清贫。”在最困难的时候,教研室人手紧,超负荷的工作使邱教授的身体发出警报。他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响地坚持在教学科研第一线。
    与邱一华教授接触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他是个很特殊的人:传统与现代,在他的身上很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说他传统,是因为他固守着许多传统的东西。
    邱老师对学生要求很严。做邱教授的研究生就意味着要吃苦。对此,刚刚完成论文答辩的研究生邱健最有发言权。在邱教授的办公室,记者看到厚厚六本实验记录,300多张切片,无声地证明了邱健在读研期间所付出的艰辛!“不吃苦研究生怎么能毕业!”说这话时,邱教授的研究生马颂华走进来。这位瘦弱的小伙子深知导师的严格。刚开始,有整整一年,马颂华的课题毫无进展,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几近绝望。邱教授坚信方向没错,硬是让他坚持做下去,终获成功。学生陆健花比马颂华稍微幸运些,她也经历过整整八个月的实验挫折,才收获了成功的喜悦。
    这些年,大学校园也感染了社会上的一些不良风气。少数学生热衷于请客送礼,换取高分。邱教授对此深恶痛绝。他说,如果我们老师吃学生的饭,收学生的礼,就败坏了校园风气,对那些刻苦学习的学生来说也很不公平,对这些贫困生更是一种压力。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应当带头抵制这股歪风邪气,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净化风气,纯洁校园,让学生把主要精力放到学习上去。
    曾经,有一位学生生理学考试不及格,补考还是红灯高挂,只有毕业前补考最后一次机会了。这位学生的家长找到邱教授,拿出一包礼物,希望邱教授高抬贵手。邱教授心平气和地对学生家长说:“其实,做老师的和你们做家长的心是相通的。家长爱孩子,老师又何尝不爱自己的学生呢!如果我放松对你孩子的要求,你敢不敢让你的孩子为你看病?万一出了医疗事故,他会恨我一辈子,我也会因此一辈子于心不安。你孩子这次没能考好,责任首先在我,是我没有教好;其次,你孩子也有责任,没有努力学习。与其花很多时间在这里纠缠,还不如让你的孩子回去好好看书,准备补考。”邱教授一番话,说得学生家长口服心服,连声说:“把孩子交给你这样的老师,我们做家长的放心”。在随后的补考中,这位学生顺利过关。
    邱教授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源于老师对他的言传身教。邱教授记得,1977年下半年,他分在附属医院实习。有一天上午,他当班的时候来了一位拇指被机器轧断了半节的伤员。邱一华当即为伤员清洗断指,这时,有人在一边建议:“手指伤成这样,不如把半节伤指剪掉,手术好做多了”。邱一华也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手术的确简单多了。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带教老师顾永强。顾老师严厉的批评了邱一华:“怎么可以随便将病人的半节拇指拿掉?你知道这半节拇指对病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吗!”当看到邱一华面有难色,顾永强老师很耐心地和他一起做手术,从上午十点一直做到下午一点,终于保住了病人的半节手指。手术完成后,顾永强老师还专门为邱一华讲了这半节拇指的功能,语重心长地对邱一华说:“医生的天职就是对病人负责!如果我们今天图方便剪掉半节指头,病人手的功能就会受到影响,就会影响到他将来的生活质量。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最好的医疗效果”。
    顾老师的话让邱一华刻骨铭心。后来,邱一华在给每届新学生上课的时候,总不会忘记讲这件事。他常常告诫学生:“病人把生命交给你们,你们一定要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感觉。”
    当然,邱教授不仅是传统的,也是现代的。他的现代,首先体现在教学上。
    为了让学生具有较宽的知识面,跟上医学科学的前进步伐,近几年来,邱教授与其他老师一道,开设了《神经生物学》和《脑的高级功能》等选修课。邱教授还率先在生理学教学中采用“双语教学”的模式,使学生在掌握生理学专业知识的同时,专业英语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他还积极参与了教材的编写任务。主编或参加编写了多部《生理学》教材。生理学课程去年也被省教育厅评为江苏省高校二类优秀课程。因为在教学工作中的出色表现,邱教授荣获江苏省普通高校“红衫树”园丁奖银奖。
    2003年9月,生理学学科被江苏省学位委员会增列为硕士学位授予点,成为南通历史上首批两个理学硕士学位授予点之一(另一个为顾晓松校长领衔的神经生物学)。作为生理学的学科带头人,邱一华教授倍感欣慰。
    邱教授的现代,还体现在科研上。
    类风湿性疾病、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老年痴呆、帕金森氏病等神经系统疾病,是威胁人类健康的杀手,也是长期以来困扰着临床医生的医学难题。上世纪80年代起,邱一华老师、王健鹤老师(原生理学教研室主任,90年代初退休)和他们的课题组独辟蹊径,开始研究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的关系问题,是我国较早涉及神经免疫学研究领域的学者之一。
    医学传统认为,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是两个独立的系统,老死不相往来。邱一华教授领衔的课题组运用细胞学、电生理学、神经生理学、分子生物学、免疫学和色谱学等多种实验技术,探讨了神经递质与免疫系统功能的关系,先后在国内外权威医学刊物和各种学术会议上发表了大量研究论文,较系统地阐明了神经递质与免疫系统功能的关系,在许多方面获得了创新性结果,丰富和扩大了神经内分泌调节和免疫系统功能的理论,同时,对于临床上治疗类风湿性疾病、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老年痴呆、帕金森氏病等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提供了新的实验依据和治疗思路。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卫生部统编教材《生理学》第四版(原上海第一医科大学校长张镜如主编)和第五版(中国生理学会会长姚泰主编),都将其研究成果写入教科书。论文《神经递质的免疫调节作用》在美国神经免疫学权威刊物《神经免疫学进展》上刊登,在国际生理学界引起强烈反响,先后被近30位国外学者的SCI论文引用。据国家一级科技查新咨询机构提供的报告,这一成果属国内外首创。经专家鉴定,达到国内外先进水平,先后获市科技进步奖和交通部科技进步奖。去年以来,邱一华教授的课题组迎来了大面积的丰收,其研究成果频频在国际权威刊物发表。6篇系列研究论文先后在SCI刊物发表。
    对此,邱一华并不满足,他说,这些成果离他心中的目标还很远。在攀登科学高峰的道路上,邱教授永远是个虔诚的朝圣者,历经艰辛,攀登不止,相信,他终究会达到光辉的顶点。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