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2.. (104)
『第342.. (47)
『第341.. (43)
『第341.. (36)
『第340.. (39)
『第340.. (38)
『第339.. (30)
『第339.. (30)
『第338.. (89)
『第337.. (24)
『第336.. (66)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412)
『第9期.. (10006)
『第102.. (8280)
『第16期.. (7574)
『第31期.. (7393)
『第10期.. (6543)
『第11期.. (6334)
『第11期.. (6282)
『第8期.. (6233)
『第9期.. (6016)
『第32期.. (6000)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10期』造访平西府 解读运生梦
发表时间:2005-04-24 23:16:48 浏览人数:6543 发布者:xcb
    近三、四年没见袁运生教授了,还是2000年10月,运生先生在帅府园美院展览馆办个展的那个晚上,与范曾、周国兴、袁氏兄弟喜相逢,可是我并未完全读懂画展的作品。
    前些时,听运甫说运生肋骨摔断了,总寻思着要去看看他。这次南通大学建设与发展汇报会,我负责邀请名人吴良镛、杨乐、范曾、袁运甫、袁运生、周国兴和部分江苏的人大代表。从沙河范曾抱冲园出来,折回八达岭高速向南,行至回龙观向东,经霍营终于到了平西府村,可怎么也找不到169号的别墅区。再用手机与运生联系,找到一条不起眼的小胡同,车行巷尾疑无路,正准备走出胡同时,幸好运生在远处大声向我呼唤。我纳闷,完全是京郊的农村集镇,哪像是画家居住的豪宅?进到169号大铁门,是八九座小楼组成的院落,没有任何豪华的外墙装修,没有精心装点的绿化小品,完全是朴素的乡村民宅,倒真是一个清静之地。曾住这儿的卢沉、周思聪已故,运甫基本不住这儿,还有邵大箴、朱乃正、孙景波、王怀庆等不知还住不住这儿。到霍营的北环地铁没通,若不自己驾车,去城里还真不方便。
    运生的宅子与众不同的是多一座单体建筑,这就是他的工作室。外墙上镶着两块山东汉画像石,大木门是从当地富家古宅拆迁中购买来的老门,黑铁铆钉和古旧木纹给人以历史的沧桑感。运生热情地将我引进屋内,哦!好大的画室!足有一百平方米,又高又大像个“车间”。钢筋绳索紧绷的一块巨大画布前,有画壁画的专用升降机,对面二层高处有供远距离观测的走廊。大画室又是艺术品“陈列室”,三面墙前放满了中国古代彩陶汉罐木雕石刻、非洲艺术品和古生代动物头骨化石,重重叠叠、目不暇接。还有大量藏族生活生产木器具和河南民间“泥捏狗”干脆堆放在画室中间。站在这些质朴、浑厚、美妙的艺术品面前,你会惊叹先人无比的创造力。大画室还是一个“多功能厅”,运生引我上楼参观,从东侧扶梯上到二楼,先是一间供朋友来访喝茶聊天的接待室,陈设着古色古香的椅几橱柜,转过接待室到东南角,落地窗引入灿烂的阳光,真是看书休闲的好地方。最后一间是休息室,如炕似榻的床铺叠着老兰布被褥,全身心投入创作疲惫之时,可在此小憩。北侧长廊凭栏远观,壁画稿全景尽收眼底。从屋顶三排反射窗洒下均匀的天光使整个画室十分明亮。
    保姆端来茶水,送上各式水果,运生和我落坐闲聊,虽然四年未见面,他多了几丝白发,但鼻梁挺拔、厚发长披,眉宇之间依然透出他刚毅而深沉的硬汉子气质。第一个话题是他摔伤肋骨的事,为香港大学作壁画劳累之中,一脚踏空,断肋骨三根。当时疼痛得发不出声来,幸遇一军中神医,亲采中草药熬制服用,不开刀不手术竟神奇般痊愈,两人成至交。谈话中流露出他对祖国传统医学的无比景仰。刚刚病愈又投入第二幅壁画的创作。自然地转到第二个话题,我问墙上壁画是画一个男飞天?运生作答:“第一幅画的是抚琴,表现中国文化精神。这一幅源自古代的一个传说,此人想上天,在椅子上绑了许多火箭,同时点燃,使自己和椅子一同升空,画他上天后飞行时惊喜的样子,此人定是梦想飞天登月并有行动的第一人,手持的这风筝正准备画南通的六角板鹞呢。”不仅这两幅取材于中国古代题材,就是1983年他应邀为美国波士顿达夫茨大学图书馆创作的20M×3M巨幅壁画也取材女娲补天的传说。
    “现在您还带博士生吗?”我又扯到他目前的教学和科研,“还没完全退,靳尚谊任美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我是副主任。”运甫71岁,刚从教学岗位退下,范曾还在招收博士生,运生比范曾大一岁,今年68岁,“除带博士生外,第四工作室还有事,我主持一个中国古代雕刻考察组的工作已两年,还在继续中。”记得80年代初回南通办省亲画展时运生就大讲青铜器造型与文饰的博大精美,莫非有内在联系,我问:“为了什么?”“我想通过考察普查,选出优秀的中国雕刻复制出来,建一个中国古代雕刻艺术博物馆,以期展示中国特有的审美造型观念。改变一百年来中国艺术跟着西方走,跟着前苏联走的不正常局面。中国艺术有自身四个系统:一是民间艺术;二是工匠艺术;三是士大夫艺术;四是宫廷艺术。不能只讲文人画的士大夫艺术而忽略了其他。”
    过去,我总以为袁运生是画西画的,范曾是画中国画的,袁运甫是搞工艺美术装饰画的,其实并不准确。袁运甫的中国画比如荷花就非常出色,许多风景的壁画类似中国画的工笔;范曾在诗词、散文、史学方面有独到的建树;袁运生的线描功力深厚,令中国画界刮目相看。袁运生对艺术思考深刻而执着,是在一个很高的层面上。说实话2000年他的个展我是似懂非懂、没有真正认识袁运生,只是他画展前言对中国传统文化魂牵梦萦的眷恋之情,大尺幅画面的视觉冲击力、不拘一格的画材和画风给我以强烈的震撼,至于具体到每一幅表达的是什么说不清楚,造型的处理和画面的秩序感与我的常规思维大相径庭。不过细细想来,他线描的中国精神、西双版纳壁画《生命的赞歌》的民族神韵、他在美国画的大批四尺、五尺、六尺整幅水墨彩墨画的多维探索、他为美国、香港所画壁画的中国传统题材取向和即兴生发、解衣磅礴的作画过程,他长期搜集的中国古代艺术品,长期考察古代洞窟艺术石刻艺术,以及他主持的工作室提出的教学主张,哪一样不是倾注了深深的中国情愫、弘扬着浓浓的中国精神。
    由于种种原因,运生去美国十四年,这十四年他不仅考察了美国的艺术,更是思索着中西文化的优劣和差异。他确实在做一个大题目“就是对中西艺术比较研究之后,确立对于中国艺术精神的信心。”从1982年去美国前夕的文章《魂兮归来——西北之行感怀》中对汉霍去病将军墓地石刻和北魏塑像、壁画深刻体悟中,我们就能看出运生对中国传统艺术极其深邃的目光和超拔的见解。在美国的十四年他清醒地思考而不跟风,“以中国传统体道的方法通达西方现代艺术”,回国后的八九年,他“再度燃起文化复兴理想之光”“寻找东西方艺术的共同的本源,并试图在今天重建中国艺术的精神”。我似乎终于看清了为“追索民族艺术的真精神”筚路蓝缕、魂兮归来的袁运生,而不只是校友同乡、画西画的袁运生。今年秋天中国美院将举办他的肖像画展,他有可能回故里,我邀他来南通大学讲学,他高兴地答应了,还答应一定出席在钓鱼台的“汇报会”。我带上签了名的一本厚厚的袁运生画集离开了平西府村,心想我与他虽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但我对运生的艺术之梦似有所悟,与他的艺术境界也更为接近了……
          (沈启鹏)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