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第345.. (159)
『第345.. (79)
『第344.. (59)
『第344.. (42)
『第343.. (39)
『第343.. (38)
『第343.. (31)
『第342.. (609)
『第342.. (255)
『第341.. (199)
『第341.. (160)
-+最热文章+-
『第11期.. (13565)
『第9期.. (10137)
『第102.. (8397)
『第16期.. (7708)
『第31期.. (7514)
『第10期.. (6656)
『第11期.. (6489)
『第11期.. (6391)
『第8期.. (6349)
『第9期.. (6128)
『第32期.. (6114)
-+推荐文章+-


本栏目下暂时无文章

.:副刊:.
>首页 -> 副刊
  .::我要投稿::.  
>首页 -> 副刊
『第10期』捡漏的乐趣
发表时间:2005-04-22 07:45:54 浏览人数:2770 发布者:xcb

□冯健郁


        在古玩界,通常把高价买进低档品或赝品的行为称之为“打眼”,又叫“交学费”。反之,因卖者不识货买者以很低的价格买进珍品,称为“捡漏”。我搞收藏有一个原则,必须是生活中多余的钱。受到这个前提条件限制,最理想的效果就是花小钱买好货,即捡漏。虽不常有,一旦有了,能让人一辈子津津乐道。
       若要捡漏,必须具备一定的眼光、经验和学识,还要加上巧逢机缘才有可能实现。
       先说说有“缘分”的捡漏。古玩市场高手如林,珍品又很少,获得珍品的机会极为难得,要是正巧让你捡漏购得,就会觉得此物与你有缘,很幸运。前年春节刚过,地摊上有一“铲地皮”者拿出一把锡壶出售。我一看竟是朱石梅锡壶,扁圆的壶身,用上好紫檀木做柄,壶盖镶嵌两枚西汉末年王莽时的“大泉五十”铜钱。壶身刻梅花图,并题有“泉香在口,梅香在手,晚甘侯(古代武夷岩茶名)吾良友”句,落款为甲辰九月石木某刻。石梅,姓朱名坚,号石梅,浙江绍兴人氏,客居宜兴,清嘉道时大文人。他能书擅画,工篆刻,精鉴赏。曾著《壶史》一书,可惜已失传。所作锡壶,不仅工艺精湛,设计巧妙,而且题诗作画,品味极高,时人竞相珍藏。今故宫、中国历史博物馆、南京博物馆都藏有其作。上世纪90年代,拍卖行曾有石梅锡壶拍卖,价格在数万以上。这位售货者不知石梅其人,但凭两枚古铜钱和紫檀柄,判断此壶非一般之物,至少要六百元方肯出手。我稍作还价,以五百五十元购得。此壶与我有缘,真让我欣喜万分。
        还有一种捡漏,即同道们一时未识出,被你独具慧眼“发现”。有一回我去古玩市场,见地摊上有一只制作精美的粉彩山水四方大笔筒,大家只看不买,原因是这笔筒像民国货,售者虽不知其年份,却想卖个好价钱而开了相当于清朝货的价。我上手一看,笔筒题诗的一面署年为己亥年。清嘉道时著名文学家龚自珍有诗集《己亥杂诗》,即写于1839年,若再往后推一甲子,也只有1899年,因此,这笔筒当为清代而不可能是民国。还有一回,地摊上有一对粉彩人物故事六方帽筒,署年为辛丑年,与上述一样,大家认为是民国货,只肯出相当价。我还价买下后跟同道们开玩笑说,大家都学过近代史,怎么把晚清时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给忘了?同道恍然大悟。两件东西,因同道以民国货论价,为我创造了机会,我以略高于同道出的价钱买下,算是捡了个小漏。
        最有趣的是,偶然发现专家也有疏忽的时候,让你钻了空子,那种得意,简直难以言喻。前几年去上海文物商店,看到橱窗里摆着一件粉彩人物故事“渭水访贤图”大渣斗,胎细釉白,绘画工笔细描,非常精彩。画面上的姜太公笑容可掬,眉毛胡须画得清晰可见。此器绘制非一般匠人可为,而标价只有400元。我以为有破损,请营业员拿出来看,却怎么也找不出毛病。再看背面,落款为“珠山罗仲林珍品”。罗仲林是民国时期著名的陶艺家,擅长人物画。如此精妙的作品,价格至少也应高出数倍,定是鉴定人员一时疏忽,把其作为民国一般器物出售了。我买回后请藏友们观赏,有位藏友爱不释手,愿出几千元要我割爱,被我婉言拒绝了。
        作家冯骥才在其作品《遛摊》里说,买古董比玩古董有更大快感。我深有体会,尤其是捡漏,极富刺激性。能赚多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凭眼力和学识使自己的藏品得到了丰富和提高,也使自己的生活变得多彩而充满乐趣。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 设为主页 管理入口
本报主编:王芳 执行主编:徐凌 编辑:陈妍 薛瑞 范苏 学生编辑:束晨晨 新闻热线 85012055
地址:南通市啬园路9号逸夫教学楼6号楼209室 邮编:226019 Email1:ntub@ntu.edu.cn